欢迎访问开国元勋网! 共产党人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军史 >

毛主席持枪上战场的大柏地战斗

新闻来源:原创 总编:李铁成 主编:张金刚 责任编辑:孙启航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06
摘要:中红网江西瑞金2020年4月28日电(钟燕林) 导语:毛主席虽是一名伟大的军事家,但却很少摸枪。然而有一场战斗,毛主席亲自持枪上了战...

中红网江西瑞金2020年4月28日电(钟燕林)

    导语:毛主席虽是一名伟大的军事家,但却很少摸枪。然而有一场战斗,毛主席亲自持枪上了战场。这场战斗就是大柏地战斗。90年前的瑞金大柏地战斗,是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的一次极为重要的战斗,被陈毅元帅称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1933年夏天,毛泽东重新经过大柏地,触景生情,写了《菩萨蛮·大柏地》。

    红军下山遇险情

    1929年2月,一支部队由会昌进入瑞金。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又黑又瘦。他们就是刚从井冈山上下来,一路遭到敌人围追堵截的红四军。

    井冈山根据地的蓬勃发展引起了蒋介石的恐慌,1929年1月,蒋组织湘赣18个团的兵力向井冈山发动了第三次“会剿”。为打破敌人的“会剿”,并解决衣食给养问题,红军第四军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政治部主任陈毅率红四军主力第二十八、三十一团及军部特务营、独立营3600余人,从井冈山向赣南进军。红四军沿赣粤边界的深山老林行走,风餐露宿,处境十分艰难,沿途还遭遇敌李文彬旅和刘士毅旅的围追堵截,屡次陷入险境。

    在大余县,与李文彬旅激烈交火时,红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身负重伤,后在转移途中牺牲。在安远县孔田镇摆脱了李文彬旅的夹击后,红四军连夜向寻乌转移。在寻乌吉潭圳下村,又遭刘士毅部偷袭,伤亡很大。朱德的妻子伍若兰受伤被俘(后在赣州英勇就义)。在福建武平和江西会昌边境的罗塘,再次遭到刘士毅部的阻击。

    队伍行进到瑞金武阳境内时,抓到了一个20多岁、身材结实、形迹可疑的年轻人。经盘问得知,这个年轻人叫谢仁鹏,瑞金安治人,是瑞金早期的革命积极分子、共产党员谢仁鹤的弟弟,曾参加过国民党革命军蓝玉田部,因看不惯蓝玉田军的腐败,与杨斗文(武阳螺石人,是瑞金早期共产党员)一起携枪跑了出来,为躲避追杀,藏在武阳的山坳里,不料却与红军队伍巧遇。出于好奇,谢仁鹏跟着部队走了一会儿,没想到被警惕的警卫员当作奸细抓了起来。

    问清缘由后,毛泽东命人给他松绑,并请他当红军的向导,谢仁鹏欣然应允。谢仁鹏对敌情很了解,又熟悉本地地形,在他的带领下,红四军专门走小路、走捷径。他们经过武阳的连坑,翻山越岭来到云石山境内,准备从沙洲坝、黄柏的小路直奔大柏地。而国民党追兵由于对路况不熟悉,被红四军远远甩在后面,拉开了将近半天的路程,为接下来朱、毛红军在大柏地打伏击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冒险夺报知敌情

    红四军行至沙洲坝乌石垅时,毛泽东派一支小分队突入瑞金城内侦察敌情并收集报纸。贺子珍自告奋勇地要加入侦察小分队。出于对贺子珍的安全考虑,朱德不同意。倒是毛泽东了解自己的妻子,同意让她去了。

    朱德命令特务连连长张宗逊率领侦察小分队突入瑞金县城;二十八团绕过县城继续向北,在黄柏待命;特务营和独立营在县城周边策应,待小分队回来再一起撤离。

    当时驻守瑞金县城的是国民党福建省防军混成第二旅郭凤鸣的一个营,本是土匪出身,被国民党收编,平日里只会欺压百姓,真正打起仗来贪生怕死。他们一听到探子报告有大队红军朝县城开来,领头的正是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朱、毛红军,惊慌失措,卷起细软躲到城外去了。

    时近傍晚,红军小分队未放一枪就进入了瑞金县城,贺子珍和张宗逊进到县邮局,从邮局柜台上、墙角的报纸堆里,按日期挑了一些报纸捆起来,迅速撤离。岂料他们刚从邮局出来,就遇到折返回来的敌人。敌人仗着人多势众,朝贺子珍一行开枪。张宗逊立即指挥部队就地散开,边打边退,贺子珍在张宗逊等人掩护下,抱着报纸骑马往回返。

    此时,毛泽东、朱德、陈毅正在距黄柏圩五华里的松林里休息,等待贺子珍他们回来,猛然听到县城方向传来的枪声。陈毅登上土坡向远处一望,发现几十个敌人正在追赶策马而来的贺子珍等人。他立即带领30余人,直扑敌军,张宗逊也带领连队返身杀入敌阵,一举将敌人击溃。

    贺子珍在黄柏圩追上军部,将一大捆报纸递给毛泽东。当晚,毛泽东和朱德查阅报纸,得知一路尾追而来的是国民党军第十五旅刘士毅部第二十九团和第三十团,约2000余人。

    决战振军威

    红四军行进到大柏地境内时,已是2月9日,正是农历大年三十。这时,军部命令部队往宁都方向开拔。

    当红四军担任前卫开路的红三十一团三营走到瑞金黄柏圩、隘前一带时,敌人刘士毅旅、肖致平团等“追剿”军也到了瑞金境内,两者相差不过3个多小时路程,情势很危急。行军休息时,前卫三十一团的一些战士围拢到第三营党代表罗荣桓面前,说:“天天被敌人撵着跑,这都年三十了,还要往哪里走?党代表,向上级反映反映,打一仗吧!不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我们休想安生。”

    罗荣桓同营长陈正春商量后,跟军部反映了战士们的意见,向上级请战。听了罗荣桓等人的汇报,毛泽东、朱德立即召开前委紧急扩大会议,顺应军心,果断作出决定:此仗必打,以振军威。因为他们心中有数:大柏地距瑞金城北30公里,其南端从隘前、麻子坳到大柏地,是一条南北走向长约6公里的峡谷。两旁山高林密,一条曲径绕行谷底,直通宁都,是打伏击的极好场所。

    王家祠里定妙计

    随后,毛泽东在王家祠主持召开会议,决定利用大柏地有利于伏击的地形,诱敌深入,歼灭尾追之敌。红四军营以上干部齐集王家祠内的军部,大家听说要与刘士毅大干一场,都很激动。

    毛泽东先向大家介绍了敌情,然后发表了激动人心的讲话。大家的战斗热情被充分调动起来。

    朱德介绍了作战思路:从黄柏的龙角山进入大柏地圩镇,是一条两边群山对峙的地形,整个地方叫麻子坳。圩镇前面的村庄叫杏坑(即前村),这里稍为宽阔,是个设伏的好地点。这次要打他个伏击、歼灭战。

    参谋长朱云卿详细讲解了战斗部署:第28团第2营为前哨营,在杏坑附近占领有利地形,掩护主力红军在大柏地的安全展开,然后撤至大柏地附近担任军预备队;第28团第1营从右翼向敌侧后迂回,断敌退路;第28团第3营在牛寮坑东侧高地占领阵地,担任正面阻击任务;第31团及军部特务营担任向敌右翼侧击的任务。参谋长朱云卿详细讲解了战斗部署:二十八团二营为前哨营,在杏坑(即前村)附近占领有利地形,掩护主力红军在大柏地的安全展开,然后撤至大柏地附近担任军预备队;二十八团第一营从右翼向敌侧后迂回,断敌退路;二十八团三营在牛寮坑东侧高地占领阵地,担任正面阻击任务;三十一团及军部特务营担任向敌右翼侧击的任务。

|<< << < 1 2 > >> >>|